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試論黃遵憲詩歌中的文學理論革新

作者:未知

  摘    要: 黃遵憲是中國近代詩界革命的一面旗幟,是嶺東詩派的突出代表。在風云變幻的社會變革中,他選擇異于以往的“詩外有事,詩中有人”的詩學寫作路徑,留下了讓人耳目一新的詩歌作品,創新性地留住了客家傳統文化與民俗記憶的根。在詩歌傳統形式體系中尋求突破,以“我手寫我口”的膽識和倡言,昭示并身體力行于詩體、詩歌語言創新變革之路,大膽地摒棄擬古仿古的陳詞濫調。
  關鍵詞: 黃遵憲    客家民俗    詩界革命
  黃遵憲是近代詩壇文學巨擘,其文學成就是在寫作手法上改變擬古之習,關注現實,有詩歌創新的理論、主張和創新實踐,從而成為中國詩歌從古典走向現代歷史過程中一位承前啟后的探索者和開拓者。在中國近代化進程中,梁啟超和黃遵憲都是資產階級改良派的著名代表人物,也是晚清詩界創新的代表人物。兩人不僅是生活中的相知相通的摯友,而且均有著對文學的追求及對政治新思想的倡導,相近的文化修養使得他們具有共同的話題。梁啟超在著作中說道:“近世詩人,能熔鑄新思想以入舊風格者,當推黃公度。”①使黃遵憲在文學詩壇中備受矚目。
  胡適說:“黃遵憲是有意作新詩的人。”②大力推崇黃遵憲大放異彩的長篇詩歌作品。隨后,鄭振鐸、陳子展等人編撰文學史將黃遵憲納入為文學史著中的重點詩人和作家,全力宣揚以舊風格含新意境的主張,試圖確立黃遵憲是詩界革命的愛國詩人、白話文先驅的共同論述。隨后,為了強調黃遵憲詩歌在既定的理性價值格局中構架新的亮點,鄭振鐸在《中國文學論集》中說:“欲在古詩體中,而灌注以新鮮的生命者,惟黃遵憲是一個成功者。”③標志著黃遵憲詩歌在文學史上奠定了詩歌創作的崇高地位。
  一、文學量度的詩性表達
  黃遵憲的詩歌大多是詞匯樸實簡單,語感格調高昂,形象鮮明感人的文學珍品。之所以能屹立近代詩壇,在于黃遵憲詩歌注重“以舊風格含新意境”的詩性表達。黃遵憲的詩歌引用客家山歌的詩性表達淋漓盡致,體現在詩歌形式化用、語言革新、表達手法上等層面的嘗試。
  (一)詩性表達的橋梁——形式的化用
  從形式上說,黃遵憲保持了文學傳統的連續性,把當地民歌創作之精髓獨特性地融于個人的詩作創作中,詩歌韻味頗似民歌。其兼收并蓄的包容性能夠適應不同內容的需要,靈活地表現各類題材和塑造生動形象,烙刻著生動樸素的民間底色。客家山歌體的形式令讀者讀起來朗朗上口,黃遵憲借用其形式而卻又加以變化,也是為了加重語氣,將客家山歌形式與傳統的詩歌格律糅合,使詩歌情緒高昂,增強地域性作品的形象性與感染力,渲染氣氛的一種詩性表達。雖然還是在以往的詩歌體系的范疇做出的形式革新舉措,但這種大膽且漸進的詩歌創作形式改良,使詩歌語感和音韻的地域感濃郁,文句整飭不失靈動,具有獨特的文學價值。
  (二)詩性表達的建筑——語言的妙用
  其詩歌語言的妙用在近代文學史上真正具有突破意義,在近代白話文運動以后,他打破了以往的詩歌句式牢固的枷鎖,突破了以往的詩歌句式的束縛。首先,在他的詩歌語言的錘煉上,突出的是他散文化的語言筆觸,將日積月累所形成的最熟悉慣有的民間語言運用其中,常常通過口語化、通俗易懂的詩歌語言表達思想感情,使詩歌貼近當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其次,表現為黃遵憲詩歌打破詩歌僵化呆板的甬道,進行含蓄的語言錘煉。尤其是《赤穗四十七義士歌》:“觀者拜者吊者賀者萬花繚家每日香煙浮,一裙一屐一甲一胄一刀一矛一枝一笠一歌一畫手澤珍寶如天球。”不同于傳統詩歌的語言節奏,他力求詩歌語言的脫俗化和詠嘆化。語言錘煉斟酌于彈詞、粵謳之間,呈現詩歌文本“自由而不散”的散文化。把詩句拉長顯得語言格調歡快流暢,風格復雜多變,敘述節奏舒緩而張弛有度。在《以蓮菊桃雜供一瓶作歌》一詩中,黃遵憲的詩歌語言錘煉是不拘一格的,以純任自然的散文化傾向最突出,巧妙汲取粵東山歌謠諺的藝術營養,用直白鋪敘的語言特色表達自我情感。句無定式,伸縮自由。篇幅長短不一,自由散漫。詩語通俗自然,字數多少不等,可誦可歌,朗朗上口,從而讀起來有一唱三嘆的藝術韻味。為現代白話詩的出現鋪平道路。
  (三)詩性表達的鋼筋——手法的借用
  黃遵憲在早年的詩歌寫作中,提倡寫作時“皆采取而假借之”,《拜曾祖母李太夫人墓》是成功的范例。這首詩巧妙地借助客家童謠口語化特點作為詩歌發端,汲取口語化詩歌表達的營養,語言樸素曉暢,字字明白如話,讓客家山歌走進詩歌的殿堂。
  從修辭手法上說,他革新傳統的固有的修辭形式,力求做到上下連貫、一氣呵成。詩歌中大量篇幅的對句排偶,不僅鮮明體現了地方特色,還使其修辭手法富蘊時代內涵。“清如新炙簧”的虛實結合,達到渲染烘托的效果,大大豐富詩中的意象。例如他常用的“頂針”“雙關”等手法,為讀者提供廣闊的審美意境。以他輯錄的《山歌》之一為例,極大地開拓意境空間,巧妙糅合客家山歌與傳統的詩歌格律,形成強烈的對比。此詩以“流俗語”入詩,“出門”“雞亂啼”“五更雞”等襯字、襯詞的運用,突破了某些正統詩歌的沉悶框架,語言流暢直白,頗具民歌韻味,從而突出詩歌的中心。
  二、詩歌創作的理論革新
  (一)言文合一
  他運用方言口語創作的一些具有民間風味的詩篇,尤其是晚年回到客家故鄉后創作的新體詩《出軍歌》《軍中歌》《旋軍歌》④等詩篇,更富有客家民歌韻味,語言明白如話,鮮明地受到客家山歌,特別是客家童謠的影響,是“言文合一”理論付諸實踐的產物。其他的維新派詩人所自我標榜的新詩⑤,在程度上有所區別,在性質上也有所區別,不僅因為他們大量拼湊新名詞,堆砌語句卻受潮流所規限,而且喪失詩歌原本該有的美感。黃遵憲在總結前人經驗的詩歌創作實踐的基礎上,秉承“言文合一”思想的正確指導,對詩歌形式進行初步的探索。這些無不體現了黃遵憲振臂高揮革故取新,對摹古、擬古之退化文學觀進行有力沖擊,堅決走自覺、堅定的文學道路。   深刻認識到文化壟斷對思想災難性的毀滅后,在晚清白話文運動中,黃遵憲為踐行“我手寫我口”這一詩學理論主張,與舊生活與舊思想徹底對立與割裂,大力提倡簡練且通俗易懂的白話文,促進了近代詩歌的發展與轉型。黃遵憲是后來胡適、周作人等“五四”先賢提倡白話文學的先導。1902年,梁啟超在日本創辦的《新小說》雜志特辟“雜歌謠”⑥專欄,專門發表具有民歌特征的詩歌作品,給我國的文學發展帶來了非常可貴的經驗。雜志發表的作品文體以嶄新的題材、嶄新的主題、嶄新的風格為主,改變根深蒂固的古典詩歌格局。除此之外,他們還進行了近代的話劇、散文、小說、戲劇多方面的嘗試,他們的文字功底遠非今天的作家、學者能比。利用白話文寫作,言簡意賅,行文流暢,對其他樣式的文學創作造成深遠的影響。讀起來如同行云流水一般,通達暢快,將詩體的改革引向“言文合一”的道路。不得不說,日后的“五四”運動及新文化運動發展都受到其自覺而明顯的影響。
  (二)真我之詩
  從有關黃遵憲的資料得知,他屹立嶺南文學之林的一個重要方面在于他寫詩追求情感的真摯,追求真我,從而學古而不泥古,發揮化國育民的作用,代表新興的知識階層改造文學世界的愿望。具有“真我”風采的黃遵憲深諳繼承中國古代詩歌的利弊。倘若詩歌一直固守以往詩歌老化、鈍化的思維禁錮,不改變以往詩歌大而空的說教套路,詩人的藝術審美觀依舊會受到影響。原本他的文學創作趨向于雅俗嚴肅的用典文學,但是那時候的現實是普遍沒有進行真正的白話文學改革。社會的衰落影響了詩壇的詩學探索和創作實踐,黃遵憲下定決心進行詩歌創作的“大換血”。
  為了扛起詩歌改革的大旗,挽救詩歌的沒落命運悲劇,他開始在日常寫詩中重視民間文學之真,用真實的情感色彩鑄造文學世界。詩歌開始平民化,改變舊俗官場油腔滑調的基調。古語、舊的典故、舊詩體格律都被他所摒棄,他意識到只有情真、意真、抒發心聲的情感內容才容易感染讀者,才能在詩風不振的清末文壇上煥發生機。后期的詩歌無一不融入他寫出“真我”之詩這種不拘形式的新詩創作風格,不斷進行詩歌創造,表現了他獨特、鮮明的“真我”特色,擴展了詩歌的真實寫作與表現范圍。筆者認為,他批判了詩壇上的矯揉造作、浮華無實,表現了對詩歌的一種新的追求,擴大了詩歌語言運用的范圍,積極地寫作了一些生活化、口語化的詩歌,從而追求詩歌的真實自然。由他縱論晚清風云所創作的真我之詩理論,是以他自我的一種自覺順應或自覺利用的態度,照亮前行的詩歌革新路,走出過往詩歌籠罩下的黑暗陰影。
  (三)尚用審美
  高舉“詩歌革命”旗幟的黃遵憲,在詩歌文本表達中擅長把獨特的審美筆觸伸向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以“言文合一”倡導文學的革新性,深刻反映了社會轉型期人們思想觀念的變化。既有對客家人在經年漂泊與遷移客居的過程中發展田園牧歌式農耕生活的追憶,又有對在現代化進程中傳統文化迷失的憂思。倡導文學的寫實性,他描繪了秀麗山水。追求尚用審美,賦予他創作的靈感。事實上,黃遵憲利用其尚用審美的價值觀,謳歌了豐富的人文景觀,孕育了重經世、尚實用的傳統是黃遵憲客家情懷最重要的體現,體現文人詩歌的韻味,使讀者沉醉于詩歌所呈現的風景畫和風俗畫中。以詩歌社會價值的重視為參照而得出的“我手寫我口”的詩學主張,倡導“言文合一”,宣揚“真我之詩”,追求“尚用審美”,呈現出一個縱向發展的過程,在詩歌理論史上具有繼往開來的重要地位。
  黃遵憲在詩歌中大膽地摒棄阻礙文學發展的陳詞濫調,以兼容并蓄的氣度,致力于古典詩學傳統的現代轉換。黃遵憲獨特的詩學審美呈現,自覺地提升獨特的文化本質,在他的詩歌中構筑起一道亮麗的人文景觀,詩意地描繪了一幅客家先民輾轉南遷的歷史畫卷。這些詩篇無疑成了當今寶貴的當地文化,對以后的客家地域文學和民間民俗文化研究甚至于廣東嶺南民俗文化的傳承與發展具有不可磨滅的重要意義,發揮了歷史性的標識作用。
  注釋:
  ①梁啟超.飲冰室詩話[M].光緒三十一年,1905.
  ②胡適.五十年來中國之文學[A].胡適古典文學研究論集[C].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
  ③鄭振鐸.中國文學論集[M].長沙:岳麓書社,2011-07.
  ④黃遵憲.《軍歌》共二十四章,分《出軍歌》《軍中歌》和《旋軍歌》各八章。
  ⑤鄭敏.新詩面臨的問題[J].文藝研究,2009(3):47-48.
  ⑥張永芳.詩界革命與文學轉型[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43.
  參考文獻:
  [1]錢仲聯.人境廬詩草箋注[M].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2000.
  [2]黃遵憲.黃遵憲文集[M].日本:中文出版社,1991-10.
  [3]黃遵憲.人境廬集外詩輯[M].北京:中華書局,1960-12.
  [4]鄭海麟.黃遵憲與近代中國[M].上海:三聯書店,1988.
  [5]華南師范大學近代文學研究室編.中國近代文學評林[M].廣州: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1993-09.
  [6]陳錚.黃遵憲全集[M].北京:中華書局,2005.
  [7]張永芳.黃遵憲新論:文學革命的先驅[M].北京:中國文聯出版社,2004.
  [8]左鵬軍.黃遵憲與嶺南近代文學叢論[M].廣州:中山大學出版社,2007.10.
  通訊作者:劉雪松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bvabtz.live/7/view-14989961.htm

?
黑龙江省时时彩开奖